三月 04

非誠雖勿擾,但…可以先擬好個人生活劇本!!

 

還記得電影<非誠勿擾II>中,飾演香山的男主角得知自己已不久於人世後,舉辦一場個人離別會的畫面嗎? 如果你跟片中男主角一樣有錢,又有機會知道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你會不會也選擇舉辦一場離別會? 如果不幸,你不夠有錢,又無法預先得知自己還剩多少日子可活,你該用什麼方式,讓其他人像片中一般對你此生所作所為感念?

這是一個國外真實的案例: Mac Tonnies是一位居住在美國密蘇里堪薩斯州,幫幾間小的銷售公司做電話方面工作以餬口的平凡人。他從2003年開始寫一個叫做「後現代人類憂鬱」(Posthuman Blues)的部落格,並且擁有一小群忠實粉絲。很不幸的,他在2009年10月18日更新他的部落格後上床睡覺,然後因為心律不整而突然驟逝,他年僅34歲。試想,如果你是他的粉絲,你認為會發生什麼狀況? 的確! 一位不具名的讀者開始提出問題,他想知道為何Tonnies已經二天沒有更新部落格或到推特發文。接下來相類似的回應一個接一個。 突然間有人寫到:「Mac Tonnies在這禮拜稍早已過世。在這悲痛的時刻,我們與他的家人和朋友共同哀悼」。一連串回應討論這個消息的正確性後,這篇發文回應區變成對於這位部落客的歌頌與哀悼。

根據了解,大部分人從來沒和Tonnies在真實世界實際碰過面。然而,每個人都由衷地感到難過,有幾位甚至一年後還感到傷心欲絕。許多人以不同方式延續對於Tonnies的感念,其中包括像是Mark Plattner利用軟體把大約10G的內容-照片、影片、連結等備份到硬碟,並設立一個叫做「後麥克憂鬱」( Post-Mac Blues)的部落格; 另一位住在多倫多的研究生Sarah Cashmore則是和幾位Tonnies在推特圈內的網友成立了第二個以Tonnies為訴求的部落格-Mac-Bots。這些人似乎從這位已故的部落客的個人數位資產中尋找到某中看不到的心靈安慰。乍聽下這種 “數位撫慰”雖然不可思議,但其實它就如同我們看到所愛的人過世後所留下來的實體遺物般,能夠深深的感覺那個人曾經存在的道理是一樣。

今天,我們能在相隔幾年後透過這篇文章,跨越時間與空間的限制而認識到Tonnies,除了拜網路科技的無遠弗界之賜外,也因為Mac Tonnies將他的個人特質投射於網路的虛擬世界中,保存住某種個人生活的參考劇本,才能讓我們看到他的故事,並藉此感念此人。

而你,將以什麼樣的面貌將個人特質投射在虛擬網路世界,讓後世的人也會對你有所感念呢?

(圖片取自電影-非誠勿擾II)